124期
  • 18
  • 6
  • 23
  • 46
  • 31
  • 17
  • +
  • 44
尤果刘嘉琦黑丝丁字裤性感迷人
发布时间: 2018-08-22 18:42:05

title

title

那是她的阴户了,我的右手盖在长满野草的山丘上,中指开始寻觅山洞口,」好湿!好滑!「,她已经留了太多的淫水,粘了我一手,我把手凑在鼻子上闻了闻,一股腥骚的味道,略带一点臭味,这更激起了我的性欲,左手揉搓她的奶子,右手撮弄她阴户,」啊!……哦……!好……舒服……!再来……「我看时机已到,赶快进行吧!我的右手在她阴毛之间来回窜动,手指追寻著洞口,突然摸到一滑溜的硬疙瘩,丽莉身体猛一打颤,浑身痉挛,」丽莉,你怎么了?「我明知顾问,」你……真……坏……!那……是……我……珍珠……花蕊……阴核……快点……!「,」哦!我要你……不行了……要泻了……再快……舒服……我……要死了……啊!啊……呜……呜……「,」妈的,还没开始你就泻了!「我骂道,她满头大汗,满脸浑身绯红,浑身激烈痉挛挣扎了几下,发出了声音异常恐怖,」哇!啊!哇!啊!我……射……了!!!啊啊!「我的右手感到她阴部一阵悸动,一股滚烫的东西涌入我手心,白白的,浓浓的,顺著指缝向下流,滴到谢谢上一滩!」我怀疑女人是不是也有早泻!我还没爽够呢?你怎么就泻了!今天可真让我开了眼界!「丽莉泻后,浑身酥软摊倒在谢谢上,我看到她眼中浸著泪花,略微发红,嘴巴微张,象刚谁醒似的,我知道她还沉浸在刚才的快感中,」吸吸我的阴睫,好吗?丽莉「,我说,丽莉没有回答,漫漫的把头移过来,张开嘴等我,我猛的把两腿一挺,整跟阴睫划入她的樱桃小口中,她的口交技术实在太遭,都把我弄疼了,我告诉她如何去做,她真聪明,一说就懂,不一会竟成了一含花高手,弄的我心里痒痒的难受。

我迎合她上下左右运动,一使劲,整个肉棒挺入她的喉咙,她的嘴唇几乎快含到我的蛋蛋,」咳!咳!咳!「她咳嗽了几声,差点吐吐出来,」你的龟头都到了人家的气管里啦!!「」对不起!「,我忙道歉,她没再说什么,又一次把我的肉棒拘入口中,她整个舌头包裹著我的龟头,吮吸著,轻咬著,我感到阵阵酥麻遍极我的全身,我感觉到高潮离我越来越近,我喊叫著,这更刺激了她的野性,嘴从龟头滑到跟部,含住我的一侧蛋蛋还有一小嘬阴毛,用力吮吸著,两手捧住我的肉棒猛搓,我的龟头上已流出了一股清流,丽莉又吐上一口唾液,帮我润滑,那种感觉真是爽呆了,我快支撑不住了,两眼浑浊,象近视了500度,昂著头,脸扭曲著,任她摆布,我一定丑极了,我不知道所有男人和女人是不是都是这样,做爱的时候一定是最丑的时候。

title

title

我把她的两腿用力分开,哇!我终于可以清清楚楚的欣赏她的阴户了,高高的阴阜,两片褐色肥厚的阴唇晶莹透亮,几颗露珠饺在上面,遥遥欲滴,花瓣上面就是珍珠般的花蕊了 -阴核,粉粉的,半透明的人间仙果,透过窗户的阳光照在上面来回晃动直耀我的眼楮,向下颜色逐渐加深,大红、血红、紫红,那椭圆型的洞口就是花心了,上有一层粘粘的薄露,那是刚才流出的淫水还是处女膜我分辨不出,还一张一合的微微蠕动,紧靠上面的象米粒大小的洞洞就是她尿尿的地方了,象蚯蚓皮样带满褶皱褐色的肉囊是什么?好象看不清,我擦了擦眼角,凑近了,原来是她的大肛门,还有几丝小毛毛,也一张一持的,我可不喜欢鸡奸。

好美的阴户!它令我垂咽三尺,真的我的口水流出了,我吸了吸嘴唇,直到她的下部,把头紧贴在阴户上,只感一股强烈的酸骚味直刺我的鼻子,我的欲火再一次燃烧,舌头在花瓣间来回滑动,丽莉再一次颤抖起来,头来回摇摆著,嘴里喊著「不要,不要……我受不了……受不了了……太刺激了……太厉害了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啊!!不……快……快一点……再快……!!!」声声浪叫更激起了我原始的兽欲,使出我浑身解数吸、吮、咬、磨、噌、吹她的阴户、阴道、阴核,她的淫水爱液象决了口黄河,流了我满脸、满嘴,我使劲咽了一口,没想到女人的爱液真好喝,真解渴,好滋润,我又连咽了两口,「啊!我又快不行了……还差……一点……快点啊!……快点……」丽莉浑身扭动,我的脸上头上都是她的淫水还有蹭掉的阴毛,弄的我好刺痒,忽然我感到额头一热,好象有什么东西流下来,我睁眼一看,原来她出来满身的大汗,象淋浴一般,乳沟和腹沟已灌满了汗水,来回荡漾,遥遥欲溢,令人浮想联翩,想不到这臭女人真厉害!!「哦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呜……快点……快点……我不行了……你真厉害……舒服死了……爽……爽……死了……你再用力……咬我……我……爱……死……你……被你……吸……死了……!!!」丽莉淫叫著,上气不接下气,由于呼吸急促缺氧,脸有点紫红,两手在我身上乱抓,指甲划破了我的胳膊,渗出血道,可我一点感觉不到痛,反而更刺激了我,我发疯似的狂吸她的小穴,两片阴唇含在嘴里,象皮糖一样,真想把它咬下来,鼻梁用力顶她的阴蒂,她终于再次发疯,胡乱从谢谢上撕下一块布条含在嘴里,用牙使劲咬著,歇斯底里地叫著,把臀部撑到空中老高迎合我,她象母狗一般发出最后的吼声︰「你快来插死我吧!快插死我吧!!……快进去……我……永远……是……你的……把你……肉棒……给……」语无伦次,声调象杀她一般,我还从来没见过象她这样的浪女波,我敢肯定谁娶了她谁算倒了一辈子霉!!我真为军感到悲哀和遗憾,谁让他找了个野性十足的维族呢? 我真忍受不了她的淫叫,顺势把我的肉棒送给她,她两手握著不管我疼不疼就扯著向她阴户送去,我只好来了个前跨的动作,我充血的肉棒被她用力一抓有点憋疼,可终于由于动作太快,射门偏离了轨道,一下子抵在她的耻骨上,「哇!疼死我了!」,疼的我只冒冷汗,丽莉终于恢复了点理智,忙说「对……不……起……!!」然后把手松开了。

我的龟头疼痛难耐,可强烈的快感象止疼药,立即压下瞬间的痛楚,我的阴睫再一次暴胀,龟头口已微微裂开,可能是刚才撞的。

我用手在她的阴户胡乱摸了一把淫水,涂在肉棒上,手扶著,向著那一张一合的花心地方插去,「扑赤」,一声,整根肉棒没入她的阴道内,只听丽莉「啊!啊!疼……!!」惨叫一声,不知是瞬间的高潮快感还是疼痛使她昏了过去,我吓坏了,低头一看,几丝血丝正顺著我的阴毛向下流,「哇!你还是处女!你还是处女!!是我破了丽莉的处女之身!」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,我怀疑她是否做了处女膜修补术,在我惊讶之际,丽莉已甦醒过来,睁眼看了我一下,就又扭动起臀部来,使含在阴道的肉棒再一次硬起来,我想,「好!既然你没事,那就来吧!!」,来回摇摆我的屁股,让我的肉棒一次次的插入,丽莉的小穴刚开始好紧,在浪浪淫水的侵蚀下,慢慢宽松起来,我的肉棒已来去自如,象书上说的,我把肉棒狠很向里插,使劲向下插,我感觉到龟头踫到一较硬的肉球,那就是她的子宫颈了,顺著颈口再向里猛插,阻力很大,我觉的龟头已插到丽莉的子宫里,伴随每一次抽插,丽莉都淫叫一声,我一嘴堵住她的小口,她把我的舌头吸在嘴里,来回游荡,我用舌尖直伸入她口腔深部,直到喉咙,她张大嘴,我用舌头添著她喉咙内的小舌头,直到她的气管和食管。

终于这种姿势太累人,丽莉把屁股厥起,跪在谢谢上,我站著从后面插入,哇!后庭开花,这种姿势由于臀部紧张的肌肉使得阴道夹紧,我们的刺激更强烈,丽莉的叫声更加淫荡,「扑赤!扑赤!扑赤!」每一次我都把肉棒整跟拔出又插到她最深处,伴随压进去的空气发出象活塞一样的声音,回荡在整个客厅里。

为了防止不小心插入肛门,我尽力用手向下压著肉棒。

几十个有力的抽插终于使我们受不了了,「快!再快!别停!……千万别停……再深点……再……啊啊……!」丽莉终于使出了最后的力量,把滚烫的爱液从颤动的子宫深处洒到我的龟头上,象潮汐一样一浪又一浪,这时我也到了高潮,使出浑身的力量插著小穴,浑身一阵悸动,又出了三层小米,我积蓄多时的精液射到丽莉的子宫里。